炎夏有凉风

我觉得我越来越喜欢纸张的感觉了。


啊,所以我这是想要表达什么乱七八糟的

大大概就是一个牢骚剔透的码字游戏

【正文】

人间多少年才能遇到一个有缘人

认识在一个炎热的夏天

五彩斑斓的饮料瓶幌得直响

知了的声音充斥着耳膜

眯缝着眼看见树叶间撒下的余光

长发飘飘,眉眼带笑

你和我说真热啊,尤其是这个夏天

是的,就是这个不平凡的夏天

你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后来,我们在一起度过了很多的时光

甚至于贯穿于整个高中

你老是和我比白

我笑你晒的像个灰

约定好和我做一辈子的伙伴

我笑着说,我的后背就交给你了

可是,你呢

我不知道是恨你还是自己的性子

我想说, 绝交吧

话才要说出口,想起了往事和你的时光

那是第一次,我面对吵架没有说一句话

直到你把要说的说完,转身走掉

我任然一句话没说,只是楞在那里

我想我们没机会再听对方说话了

end


啊,bug真多,今天也要元气满满~

在这个世间行走了太久,忘了最终的方向。几世的轮回中,他扮演过许多人,是贵族家的公子,是打柴的樵夫,是买珠宝的商人,是教书育人的先生,轮回啊,这一世又是谁呢?看着外面的花开了几年,他便在一个普通的家庭里长大了,小时候胆子便不大,怯生生的被别人指着说是个哑巴,到了上学的年纪,便缩在一个角落里自己读自己的书,教书先生到底也说不上他叫什么名字,只有一次他生病了没有做功课,气呼呼的被训斥了一顿,同窗生都憋着一口气脸红彤彤的忍着笑,也没人注意到他的眼泪,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他身边的亲人开始问东问西,父母搪塞过了他们的问题,他不是没有注意过他周围的人,看着那些人一个个的成家立业,他安静的坐在他们的喜宴上,与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这一世是不是到这里就该结束了?那天他灌醉了自己,湖水的冰凉让他觉得自己还是个人,但是他就快要溺死了,再见了,这个糟糕的世间。

“醒醒啦,再有两个时辰就要出发了”有人轻轻敲了他的肩膀,入鼻的是熟悉的桃花香,他枕在矮几上睡着了,一片的花瓣落在他旁边的砚台里,眼前站了一个少年,发带和衣襟在风中飘着,眉眼带笑

“去哪儿?” 他轻轻的问着他

“去救那些和你一样的人啊,丑话说在前头,要是他们死了,那我就让他们替了你的位置,便不在收留你了”

“你收留我?”

“做什么,你在我的院里我日日给你浇水施肥,如今成了精,化了形,便可以懒着不动?”

“不是的,我只是记得我……我”他我了半天也记不得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心口特别的难受

“走啦走啦!”

你当然不记得发生了什么,更不记得自己是谁,其实谁都是你,在桃树里修炼的魂魄并不足以让你成为完整的你,只有下到人间经历各种人间的种种磨难,才能修炼的更好,而如今你已经成功化形。

end

一口气写完,不想修。


羡羡三岁啦

为什么喜欢他们,一个是我的少年梦,一个是我的逆时光,他们在一起,过去和未来都会得到圆满。


很多年前,有人告诉我天空上是有七中颜色的
起初是听父母说的
再是通过老师讲的
朋友也有聊过
但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
我知道有,但是不能用掌心感受
我知道无,但是总是能听说
我一遍遍的错过
笑着告诉身边的人我都看过
但是时间长了
我开始怀疑我是否见过真正的七色

他在很小的时候,入梦前就经常听到由远到近的脚步声,可能是太累了,从未睁过眼。长大后,或是生病或是失眠,还是会听到有人走过的声音,太累了,他想。直到到了老眼昏花的年纪,他颤颤巍巍的准备躺下入梦了,那个声音在他的床前停了下来,声音变得异常的清晰“该走了”